5% 與眾不同

需要堆滿情感。然後,所有感覺神經連同影像線條所有所有關聯,才能成全一件事。
blog4_04
電影院螢光幕上他豎起四隻手指,堅定吐出四個大字:與,眾,不,同。
沒有比這更有渲染力的了,在這裡,文字只是一個媒介而己,挖深一點,其實是一種心的狀態,將已經存在的事物灌入自己的脈膊,往後它有了你的生命,隨你的心跳而心跳,甚至比你命長。
《1918:劉以鬯》,之前錯過了,月初有機會重踏戲院觀賞,忽然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總結;總結上年春夏系列 –  tête-bêche ,來自《對倒》一書的靈感,開啟我們首次文學和時裝的聯乘,它們彼此矛盾,相交時卻可以擦出花火,似是已在門外等了良久,終於一躍而下,宣告亮麗表層的底蘊,其實是質樸深厚的,可能嚇退誰,誰又因此刮目相看。
blog4_02
又讀著村上新書《身為職業小說家》,說起他寫作的緣由,在觀賞一場棒球賽時,一支漂亮的二疊打敲動心靈,並開啟他的寫作之路。他說,人口當中大概只有5%的人會翻看文學類的作品,而在他的職業小說家生涯當中,如何調節並手心力行堅持為5%的人提供精神層面的養份,大概就如遇見一隻受傷的鴿子,你會因著某種特別的力量並相信自己有這份被賦予的資格而走前一步守護牠,然後踏前再踏前,一晃35年。
blog4_03
其實他們毫無瓜葛,只是剛好在一個點上被同時觀摩,混合其中,一同歡呼,再共鳴;在於,創作的本質從來殊途同歸,無論是文字或線條,都需要誠實而強壯的思路,然後在堅定的自我身上划出與眾不同的姿態,讓5%的人驚訝,而5%會逐漸積累凝聚,那,其後可能變成經典或者不,但最動人的畫面往往是來自他們自己,臉上或筆下,確定自己曾經或繼續如此獨一無二。
「當時的感覺我還記得清清楚楚,好像有什麼東西從天上慢慢飄下來,而我正好用雙手接到的感覺。」記住這感覺,力量忽然膨脹起來,現在,先做好一件事。
blog4_01
blog4_05
by Yi Cha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