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re a bird,I’m a bird.

用赤裸來記錄青春最好,它讓人想起班圖語’ mbuki-mvuki’,意旨情不自禁想脫光衣服,然後翩翩起舞。

Web_2015_Ivy_Bubbles_40x60_675_450

前陣子無意翻到當年國際名模AGYNESS DEYN的 instagram,已為人母的她梳著長髮,與十年前穿起魚網絲襪一身Punk Look染著一頭金短髮站在西太后旁邊的形態氣場截然不同。
其中一張相十分耀眼,那是2008年為POP Magazine拍攝的Free Falls 跳樓相,攝影師亦是當紅的Ryan McGinley,對於當時的我相當震撼;
她是赤裸著身體一躍而下,而且不只一跳是好幾跳甚至更多,從早至晚,在飄雪中沒半點畏懼站在欄邊,張開眼,跳 —— 那是一個極自由的身體,正如十年後她憶說:When I thought I was a bird.
agy10
agy5
agy3
與其說這是一種”偽紀錄片”式的拍攝風格(Ryan McGinley曾於訪問中如此概括),倒不如說這是用鏡頭重新演繹一次青春,確認你曾這樣肆意、赤裸和坦蕩地存在過。
以十年為界,有些人選擇收起翅膀用腳走路,有一些依然在半空揮動拍翼前進,青春在這裡沒有句號,它在坦露過後,以另一姿態寄附身上,唯一測試它還有沒有,那要看你張看他們脫光了以後,會不會感動。赤裸,在這裡也有了明確的分界線。
RM_2013_handout_72x108_press
Ryan-2-2
ryan-mcginley-04-944x627
0BlSgd0T
0BlSgd0b
Yi Chan

不如,摘一朵雲來吃

BLOG03-01
開始留意他是因為他的照片很岩井俊二。一貫日本人擅於打造空靈格調的能力。
空靈這詞語不是經常可以用,因為要空、靈,兩者兼備,有時與能力、技巧無關,它的部分是天生的。

它在乎你心之盛載,思維模式,繼而視野,然後是經歷所累積的技藝,手心並用,才能將眼底下的美麗事物或所思所感收歸在一件作品之上。
但要撐起空靈二字,還需要青春的觸角,像,電影 <花與愛麗絲>裡,愛麗絲在雨中舞蹈一幕,往後你會忘掉所有情節對白卻會記得當下你也有過投奔雨中與雨點共舞的衝動。
BLOG03-03 BLOG03-02
奧山由之,25歲,日本近年冒起得很快的攝影師。
曾獲第34回寫真新世紀優秀賞,初出道已深得一眾時裝雜誌和品牌的垂青,年初還在PARCO MUSEUM 舉行相展,無他,強烈的個人風格挾青春氣息幾乎隨時破照而出。青春只是一個概括,跳脫的時代感,細膩的表達思想方式,空曠的未來主義,似曾相識的童話化,以隱喻或誇張對比來加強影像故事性,生活化地幽默,不似大部份國際級大師那麼強調完美無瑕,但坦率的不完整有時更耐看。
因為,當你仍然擁有並容許可以犯錯的quota,那是創作上,永遠值得珍惜的自由領域。
BLOG03-04
BLOG03-06B
由是想及,每一次,在投進新一季的設計之前,來回往返不同地方,吞噬所有相關或無關的東西,沈澱過後,作品好壞留給客觀評論,但在各種認知的新事物當中留下來給自己的,將會以一種生命還以另一種生命,那是讓靈魂不老的一枚秘方
是為青春。
Print
by Yi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