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re a bird,I’m a bird.

用赤裸來記錄青春最好,它讓人想起班圖語’ mbuki-mvuki’,意旨情不自禁想脫光衣服,然後翩翩起舞。

Web_2015_Ivy_Bubbles_40x60_675_450

前陣子無意翻到當年國際名模AGYNESS DEYN的 instagram,已為人母的她梳著長髮,與十年前穿起魚網絲襪一身Punk Look染著一頭金短髮站在西太后旁邊的形態氣場截然不同。
其中一張相十分耀眼,那是2008年為POP Magazine拍攝的Free Falls 跳樓相,攝影師亦是當紅的Ryan McGinley,對於當時的我相當震撼;
她是赤裸著身體一躍而下,而且不只一跳是好幾跳甚至更多,從早至晚,在飄雪中沒半點畏懼站在欄邊,張開眼,跳 —— 那是一個極自由的身體,正如十年後她憶說:When I thought I was a bird.
agy10
agy5
agy3
與其說這是一種”偽紀錄片”式的拍攝風格(Ryan McGinley曾於訪問中如此概括),倒不如說這是用鏡頭重新演繹一次青春,確認你曾這樣肆意、赤裸和坦蕩地存在過。
以十年為界,有些人選擇收起翅膀用腳走路,有一些依然在半空揮動拍翼前進,青春在這裡沒有句號,它在坦露過後,以另一姿態寄附身上,唯一測試它還有沒有,那要看你張看他們脫光了以後,會不會感動。赤裸,在這裡也有了明確的分界線。
RM_2013_handout_72x108_press
Ryan-2-2
ryan-mcginley-04-944x627
0BlSgd0T
0BlSgd0b
Yi Chan

Stay punk.Stay clean.

blog2

有時還真懷念捷刊。那些年每個月只要跑一趟中環環球大廈即可與世界接軌,它吸引的地方在於夠齊夠新也夠independent,當年在英國唱片店Rough Trade認識一本獨立雜誌Metal,它竟然也有售,當時香港應該只此一家。

blog2-02a
上月為了一本雜誌跑了香港九龍幾間連鎖書店唱片店和雜誌店,遍尋不獲,大部分雜誌仍未更新,某間更將所有雜誌下架只售玩具,讓我開始懷疑到底是否連外文雜誌都開始被封殺的時候,竟然在一間樓上雜誌店找到它,當下即歡呼了出來,世界忽然美好了一點。
它今期的主題是punk。極速翻了幾頁,完全沒有失望。
Punk,時裝界消失了好一陣子的主題,當人人念70年代的舊,這個同樣在70年代出生的嬰兒,今年將會重新被正視,這,與其去感激某幾位時裝大師繼續在時裝界發揮影響力(如果潮流仍然聽他們說的話),不如坦白一點承認時裝界走到2016,太需要這種反動變革;我不是叫你punk,而是破舊立新。

DSC08529
當肥仔Alber Elbaz 離開Lanvin,Raf  Simons 也要與Dior 講分手,甚至後來要走又走不了的Phoebe Philo,你說時裝圈依然無恙?我不信。
雜誌一開首已經列明當下時裝界面對的問題,其中主要是資訊太濫太快,設計師也要成為專業image makers,一年2季變4季到8季,化身製衣機器,他們連吸收靈感的時間都沒有,Elbaz說,’We designers started as couturiers with dreams, with intuitions and with feelings…then we became creative directors, so we have to create, but mostly direct.’,設計師應該是最敏感又富情感的一群,在迫至懸崖之前,我們需要自救。
Stay punk 是其中一個方法我覺得很聰明。聰明在於,以最有型的姿態和態度去面對這個問題,而且作為一個精神層面的用語,它易於擴散,同時被接納。顛覆反動、高呼個人自由主義、叛逆性是punk的表層,其實它是擁有屬於它的純潔性的,也只有最單純的原點思維才有啟動punk底層種子的力量,創作需要它,創新更源於此。
Punk初期的追隨者相信,punk 不應該成為流行,這樣才能挑戰主流。其實不然,只有懂得擦亮人們眼睛的設計師才有說不的權利,它可以非主流,卻會成為所有主流跟隨的對象。
正如一本好雜誌,一年只有6期,並非一滑即彈出數百張圖像,也不報告今期流行,圖文並茂,用字精警雪亮偶有詩意,啟發你又牽動你。
如果你認為雜誌已死,請買本回家細讀。如果你仍然愛看文字。

blog2_04

by Yi Chan